收藏本站 | 帮助 | 微博   微信 您好,欢迎来到旭途旅游,始于2003年的中国高端订制旅游品牌! 

028 86111511

您当前所处的位置:首页 > 出国旅游 > 亚洲旅游 > 巴厘岛旅游 > 旅游资讯

堆积如山的垃圾远远超出了巴厘岛可承受的范围

来自:巴厘岛


巴厘岛曾被喻为是热带的世外桃源。然而,潮水般涌入的观光客们给这个岛屿带来了堆积如山的垃圾,远远超出了巴厘岛可承受的范围。为了解决垃圾处理问题,出现了两种相互矛盾的垃圾处理思路。每种思路都宣称自己是有利于气候和环境的,并可以增加穷人的就业;每种也都得到了国际的认同,但同时也遇到了一定的阻碍。
Bali Fokus是一个非营利的民间组织,由环境工程师羽芸·伊斯马瓦提(Yuyun Ismawati)女士于2000年创立。该组织解决垃圾问题的思路是立足社区、低成本、分散处理。Baili Fokus培训巴厘岛的居民在自己家中以及村中特定的场所中做垃圾分类:将有机垃圾堆肥或变成喂猪的饲料。此外,该组织也教会妇女把回收的材料制作成产品,拿到市场上去卖。
日前,伊斯马瓦提女士荣获旨在表彰杰出环保人士的戈德曼奖,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Bali Fokus创立的垃圾管理模式已经在巴厘岛的很多地区得到推广,有40多个地区已申请在明年加入该项目。

巴厘岛一处无人治理的垃圾堆
伊斯马瓦提正努力把Bali Fokus的经验推广到全巴厘岛,甚至全国。她说,如果印尼最穷困的人的力量被调动起来,Bali Fokus的实践完全有可能转化成大规模的垃圾管理模式。巴厘岛政府也一直在支持Bali Fokus及其他非政府组织的类似活动。政府“愿意支持所有关心巴厘岛环保的非政府组织”,城镇固体废物管理署的署长表示。
然而,尽管Bali Fokus的影响范围逐渐扩大,地方政府在垃圾处理的强大压力下也在寻求工业化的解决之道。2004年,政府与隶属于一家雅加达能源企业的垃圾处理公司——Navigat 有机能源公司签订了合约,准备采用该公司的一种被称为Galfad的技术来处理当地的垃圾。Galfad其实就是气化(gasification)、填埋(landfill)和厌氧发酵(anaerobic digestion)三种技术的代名词。该技术可以处理四个城镇每天产生的总共约800吨的垃圾。
这个项目的第一阶段是利用填埋场中的甲烷气体的燃烧来产生电力。该阶段的建设已经在一月份完成。第二阶段是把有机物质密封在厌氧发酵器中,使之降解成甲烷气体。第三阶段是在极高温的无氧环境下把无法降解的垃圾转化成一氧化碳和氢气的混合物。
2007年,Navigat公司得到了京都议定书下的清洁发展机制(CDM)的支持,该机制所提供的碳信用额是可以在公开市场上买卖的。“没有CDM,这个项目就不可能”,该公司的公共关系经理说。
Navigat公司在申请碳信用额时表示,它们的项目可以通过消灭甲烷气体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并可以为地方电网提供由垃圾转化的电力,从而替代了化石燃料的使用。甲烷气体在大气中的吸热能力是二氧化碳的25倍,但燃烧后,一个甲烷分子会变成一个二氧化碳分子——有害性降低25倍——和两个水分子。
Bali Fokus所倡导的村落式的垃圾处理项目也可以减少填埋场产生的甲烷,而且已经从自愿性碳抵消市场上获得了金融支持。然而,像Bali Fokus这样的小型组织如果想要通过CDM获得碳信用额则很困难。“你需要雇用一个国际咨询公司,并通过一定的程序来提出项目申请”,全球反垃圾焚烧联盟(GAIA)(Bali Fokus也属于该联盟)的垃圾与气候变化项目主任尼尔·腾格里(Neil Tangri)说,“这通常要花费5万到10万美金,实在是个不小的阻碍。”
实际上,对CDM项目在管理和设计等方面缺陷的众多批评,已经转化成为在京都议定书的新条款中将之修改或彻底替代的强烈呼声。来自一些环保组织和大学研究机构的研究报告都表现出对CDM机制的质疑,即它是否有能力体察到信用额授予过程中出现的各种弊端。
“这个机制是不是能得到改善仍然非常的不明朗,因为曾经抱怨该机制太官僚主义的大公司现在支持它”,位于华盛顿的政策研究所也批评了该机制,该所的研究员说道,“多么讽刺,我们竟为我们原本想要用真正清洁、绿色的能源替代的一些产业——煤和核能——创造了借以营利的体系。”
的确,现在的CDM机制允许项目管理者自己去设置他们的基准和衡量对环境破坏的减缓量的方法。由于经济利益的驱使,项目管理者们通常会把基准定高,好得出更多的减排结果并获得更高的碳信用额。
Navigat所申请的项目基准是每天800吨垃圾,但它们现在想获得每天1000吨的认证。该项目的技术总监罗伯特·伊登(Robert Eden)表示,调高数额是为了反映真实情况,因为基准在初次设置时,巴厘岛的旅游业正处于萧条时期。
而实际上,垃圾量的调高不仅还没有带来利益,反而变成了一种障碍,因为它拖延了Galfad项目的完成时间。该项目的厌氧发酵和气化设施原本要在2008年和2009年分别投入运行,但至今却都未完成;增加的垃圾处理量能否得到批准的不确定性也影响了公司通过贷款推进项目实施的计划。
但环保团体则对该项目的拖延却没有丝毫的同情。相反,人们对这种只为赚取碳信用额的项目十分厌恶。“像Galfad这样的技术会在填埋场和气化过程中浪费更多的资源”,反垃圾焚烧联盟的腾格里先生如是说,“如果把产品的整个供应链和生命周期考虑进去,丢弃或烧掉垃圾比再利用、堆肥和循环再造会消耗更多的能源。” 腾格里坚信,Bali Fokus在垃圾的充分再利用上做得更好。
但伊登先生不同意腾格里的看法,并向记者说明了他们公司对于项目建成后的展望。“所有能循环利用的我们都循环利用”,他说,进入气化过程的东西肯定是没有任何用处的“海滩上的烂木头和惰性有机物”。“我们不烧塑料;我们也不用额外的燃料”,他补充道,“我们获得碳信用额是因为我们用废弃物产生了可再生能源,而且,当我说废弃物的时候我说的就是真正的垃圾”。
伊斯马瓦提女士则提出了一个更大的疑问:谁将从这些项目中获益?包括经济的角度以及环卫服务的角度。她说,“这些项目没有改善整个垃圾管理的系统,所有的钱都会回到投资者的腰包里,地方政府和社区不会有任何好处。”
伊登先生对伊斯马瓦提的上述说法进行了反驳。他说Navigat的项目可以为当地创造200个分拣垃圾的就业机会,还能让地方政府获得电力的收入。
但是,这些能源收入本身就存在问题。在伊斯马瓦提看来,政府在工业化垃圾处理的成就中获得的财政收益危害到了对Bali Fokus的支持。她说,“环保署的一个领导官员告诉我,他们不能继续支持我们的小规模、低成本的社区项目了,因为他们需要让更多的垃圾进入填埋场。”
目前,Bali Fokus和Navigat都不能完全处理巴厘岛的垃圾,而那里的垃圾量却在节节攀升。“所以问题的核心就在于我们要走那条路,让哪种模式扩大其规模?”腾格里先生问道。然而似乎仍未有明确答案。
 

您对此行程有建议或疑问,请留言

注意: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关于互联网的相关标准。
请注意语言文明,不要包含淫秽词语。
一分钟内只允许留言一条。

留言列表(0条